pk10开奖视频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正文
| 繁体版

pk10聚彩:第七百六十七章 生嫌隙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之前随侍小胖子的那些侍卫亲军曾经觉着,越千秋这次归来之后一定会一落千丈,至少不如昔日风光,然而,人照样是在所有人前头,大摇大摆随着东宫太子先去面见的天子!

    相反,代表北燕到了大名府的十二公主,身份微妙的晋王萧敬先,乃至于放话说要隐居的兰陵郡王萧长珙,全都由太子卫率府的右卫率周霁月来安置,有心人不免觉得这是代表皇帝对于越千秋以及他身边那个小团体的态度。

    所以,当越千秋慢吞吞出来,笑嘻嘻挑明皇帝召见随侍太子功臣之后离开,原本还正在窃窃私语刚刚放了冯家某位少爷进来,徐殿帅如何处置这种问题的将校们立刻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开始召集人。想也知道,每个人都去是不可能的,那么谁去谁不去就是最大的问题。

    而太子卫率府六七十号人,同样需要筛选,越千秋却直接两手一摊当了撒手掌柜,全部交给了周霁月。结果,因为霸州一战中难以避免地有死伤,周霁月很公平地挑了阵亡者的同门师兄弟,几个还能行动自如的轻伤员,剩下的名额则是直接抓阄,公平得让人发指。

    这样一来,也许可能出现的矛盾,自然就消弭在了无形之中。

    以至于越千秋听到皇帝传见的吩咐,转身回到院门前,随即非常有礼让风度地请殿前亲军和侍卫马军的人先进去之后,他就对周霁月眨了眨眼睛。

    尽管越千秋没说话,但和他再熟悉不过的周霁月还是立马就看懂了他的眼神——看看人家那边,挑的都是腆胸凸肚人高马大的精锐,我们这边却是老弱病残!虽说知道他纯粹是故意无声调侃,但她还是冷冷瞪过去一眼,这才转身招呼了其他人。

    相比那些名为殿前亲军又或者侍卫马军,其实大多只能远远看皇帝一眼的将士们,太子卫率府的班底就是武英馆,常常和东宫太子厮混在一起,就连皇帝也见过不止一次,所以自然谈不上太大的紧张感。

    因此,当进入院中,眼见得皇帝在小胖子那殷勤的搀扶下现身的时候,突然听到一旁有急促的呼吸声,甚至还有哭声,胆大如小猴子这样的少年就免不了扭头偷看,其他人固然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可眼角余光偷偷往那瞟的却很不少。

    常常见皇帝的越千秋就更不会想到什么御前失仪之类的问题了。站在前排的他想都不想就径直转身看去,见是前排一个中年军官正哭拜在地,他就突然出声说道:“各位都是难得的勇士,难得见皇上,有什么冤屈就直说吧。男子汉大丈夫,哭成这样子不怕人笑话吗?”

    什么叫冤屈!我这分明是因为难得觐见天颜,激动得泪流满面!

    越千秋这话差点没把那哭得正凶的军官给噎死,而其他正后悔没有效仿的人则是大多心中暗自解恨。这么一大堆人来见皇帝,就你突然激动到哭,不是为了阿谀奉承是为了什么?要哭也提前说一声,大家一块哭,哪有你这样只为自己出风头的,活该遭人讽刺!

    那中年军官慌忙用还带着抽噎的语气结结巴巴说道:“不是,末将只是……”

    下一刻,皇帝却温和地打断了他的话:“千秋说得没错,各位都是勇士,之前随侍四郎前往霸州,历经艰险,劳苦功高,有话直说就是,朕断然不会让有功之臣流血又流泪。有什么冤屈,不妨在朕面前如实道来。?!?br />
    连皇帝都说冤屈,别说这位打算用面君时激动流泪来博取注意力的军官,其他侍卫亲军也急了。要真的是因为有人出风头而被皇帝误解殿前亲军还解决不了自身的问题,这就麻烦大了!因此,今天负责挑人的某位指挥使立时怒瞪那个中年军官,随即抢去了话头。

    “皇上,哪有什么冤屈,其实是这些没见识的家伙难得能那么近距离瞻仰天颜,所以心中激动,一时流泪失态而已。其实不说是他,其他人大多也是这般心情,只不过不像这家伙似的忍不住。大家只是激动,纯粹是激动!”

    到底挑出来的都是自己的心腹,那指挥使只能违心为其多说了几句好话,见皇帝淡淡一笑,却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顿时如释重负,眼角余光少不得就往越千秋那边瞟了瞟,心中不无恼火。要不是你越千秋节外生枝,天子至于注意这么点小事?

    那颇有敌意的目光,越千秋仿若未觉,周霁月却清清楚楚地发现了。因此,当接下来天子嘉赏众人,尤其是抚恤死伤的时候,她便分心二用,一直都在留意那边厢的众人??扇绱艘焕?,等她意识到皇帝的封赏竟是更偏向太子卫率府时,已经有些晚了。

    越千秋一点都没有代众人辞让的意思,而其他少男少女对官场丝毫都不熟悉,其中更有因为同门师兄弟的死伤而伤心的,对于皇帝的赏赐自然是感激涕零,只想着回去告慰死者的亲人,压根没想到要推辞。因此,周霁月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吞了回去。

    毕竟她从头到尾就受过点外伤,凭什么越俎代庖替其他人辞让死伤者该当的功劳和赏赐?

    因此,当她注意到殿前亲军和侍卫马军的那些人离开时或懊恼或不善的眼神,她忍不住便有些担心??山舾?,看到小胖子那满意的表情,她就不由得猜测,那些封赏是不是这位东宫太子凭借身份,硬是从皇帝那儿要来的。

    可当皇帝笑着打发了小胖子过来亲自送他们回去,她一离开院子就直言不讳问出了这个问题时,得到的却是恰恰相反的答案:“封赏?封赏当然是父皇亲自决定的,我怎么敢随随便便开口给大家要东西?既然是东宫储君,当然要一碗水端平?!?br />
    小胖子的回答一本正经,可越千秋却觉得,煞有介事的这小子分明是在偷乐。他非常明白周霁月想说什么,等笑着让其他人各自回房去休息,他就拉上小胖子毫不客气地进了周霁月的房间,把门一关就好整以暇地问道:“霁月,你是担心皇上厚此薄彼,别人不高兴?”

    一听这话,周霁月还没回答,小胖子就直接炸了:“谁敢不高兴?他们那些家伙,战场上小心翼翼,畏敌不前,平时阿谀奉承,溜须拍马,那做派根本就不像军中武人,倒像是那些惯会装模作样的文官!再说,看看他们挑出来的那些人,魁梧高大吧?全都是花架子!”

    小胖子现如今无论眼力还是想法,全都比从前要优秀许多,也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可这会儿身边只有自己人,他自然就不怕有人说他口无遮拦。恨恨地骂了两句后,他就没好气地说道:“还有,之前在门口闹事的那个家伙,肯定是被人有意放进来的,我还没算账呢!”

    周霁月知道小胖子骨子里就是那样的脾气,因此也不想再去和他说大道理,干脆看着越千秋说:“你一开始为什么要开口挑衅那个装模作样假哭的家伙?那种时候,固然小猴子他们都悄悄偷看,可你又不是那样的冒失鬼,不应该当成没看到没听到吗?”

    “很简单,因为皇上听到有人没事在那哭的时候,眼神有些不那么高兴?;噬隙嫉绷四敲炊嗄甑奶熳恿?,什么事没见过?这种趋奉君父的小伎俩,还能瞒得过他?”

    越千秋直言不讳地挑明了这一点,随即才嘿然笑道:“当然,皇上察觉,不代表我要主动拆穿??晌蚁衷谡廪限蔚牧⒊?,要是还想着你好我好大家好,连禁军的那些将士也打算卖个好,那就是没事找事了!再说,单单看不惯三个字,就足以作为我找茬的理由!”

    小胖子听到最后一句,顿时神情大悦。他正要附和两句,却只听周霁月沉声问道:“好,就算你是看不惯他们想要找茬,那么,千秋,你比我懂规矩,会说话,那时候皇上封赏地时候,为什么你也不想点办法,而是任由大家直接把皇上的封赏领受下来?”

    “你难道不觉得,这样会让那些侍卫亲军敌视我们?之前在霸州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迹象了,今天皇上如此一封赏,只怕彼此之间的嫌隙会越来越深?!?br />
    她这话音刚落,小胖子就暴跳如雷地嚷嚷了起来。

    “他们敢?我早就想整治三衙禁军了,他们除了充当个场面还能做什么?要知道,之前在霸州的时候,上城头的时候他们推三阻四,开城出击的时候他们更是一个个全都躲在后面,可听到刘静玄大胜就立刻请缨出击,一副我不答应,就是拦着他们立功的意思!”

    “要不是我那时候端着太子的架子,他们还真好意思去争功!我跟着戴静兰一块出击的时候,他们倒知道规劝我要小心谨慎了……就这种货色,还敢嫉贤妒能?太子卫率府的大家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性格迥异的人,却不曾像这些人似的自以为是!”

    越千秋等小胖子发够了脾气,他这才笑嘻嘻地一摊手道:“所以,霁月你看到了,咱们太子殿下已经明说了,对那些家伙没好感。而在大名府的这些侍卫亲军呢,又做出了太子刚刚归来,就放了大名府冯家人进来闹事的戏码。既然是自以为是,那就别费心笼络他们了?!?br />
    “就算今天皇上一碗水端平,甚至于偏向他们,他们也未必会觉得满意。既然如此,不妨放着这些人去。他们是去串联也好,密谋也好,闹事也好,甚至于……谋逆也好!”

    当越千秋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见周霁月明显吓了一跳,小胖子则是同样大吃一惊,可回过神之后就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他便似笑非笑地说:“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英小胖你最好去找那位北京留守梁乾梁大人多沟通联络一下?!?br />
    小胖子顿时一拍巴掌,眉飞色舞的说:“对啊,侍卫亲军靠不住,自然就指望地头蛇了!”

    周霁月这才陡然想起一件事:“听说因为冯家人闹事,北京留守梁大人和徐殿帅翻脸了?!?br />
    “看看,我没说错吧?”越千秋立时笑了起来,“我老早就听说,北京留守梁乾是个很有能耐的官员,英小胖你多花点功夫,不说笼络,只说和人学习如何治理地方政务,他一定不会拒绝的。毕竟,像他这样的名臣,肯定希望东宫里是一个通晓民生疾苦的储君?!?br />
    “知道了知道了!”小胖子状似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但心中已经完全接纳了这个提议。只不过,见周霁月明显还有些担心,他少不得就出言宽慰道,“周姐姐你别操心了,那些家伙本性不好,日后该好好清理一下了!你帮我看好十二公主和萧卿卿,那才是大事!”

    既然越千秋和小胖子算是达成了共识,周霁月想想自己在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上,确实不如从小就浸淫在那个圈子里的这两人有天分,因此她最终暗自叹了一口气,随即点了点头道:“那好,太子殿下若是要去向梁大人请教,还请时刻注意态度?!?br />
    见小胖子拍胸脯表示一定虚心接受,她又看向了越千秋,眼神就变得严厉了不少:“千秋你更是千万不要破罐子破摔似的胡闹!要知道,有些人暂时躲着你,很可能只是没有整理好情绪,你要是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岂不是让关心你的人伤心难过?”

    小胖子见周霁月竟然开始训斥越千秋,他顿时在旁边帮腔了两句。好在周霁月知道再多说就没意思了,当即把两个人撵了走。等一出屋子,小胖子便斜睨越千秋道:“看我嘴多紧!要是我把你对父皇说的那些话都告诉周姐姐,看她不狠狠骂你一顿!”

    “呵呵?!痹角镆馕恫幻鞯匦α艘簧?,等往前走又走了几步,他这才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似的说,“我不这么我行我素,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能把你衬托出来?”

    小胖子这一次耳朵却极其灵敏,前半截话越千秋说得太快,他没听到,后半截话他却听得清清楚楚。想到之前和父皇那般父子情深的相处,他不禁狠狠握紧了拳头,心中一下子明白越千秋挑衅那些侍卫亲军的另一重意义所在。

    也许,那也是为了消除父皇可能对他存有的疑忌之心……毕竟,如果他有什么坏心眼,怎么也该趁着此次带着这些禁军出去的机会,好好笼络一番才是!
954| 985| 600| 654| 98| 66| 400| 574| 323| 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