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视频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正文
| 繁体版

pk10平刷王:第八十八章:夜半无虚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弘治皇帝瞳孔开始收缩,依旧显得不可置信,或许……只是撞了运气吧。

    否则,这方继藩几日的功夫,而户部数十个文吏,却都是精通算数之人,更别提,他们花费了足足半个多月,才算出了数目,他方继藩莫非真是文曲星下凡不成,方家还真有这个种?

    他眯着眼,眼眸里透出精光,接着继续比对下去,丝的数目,也有所差异,一个是七十九万五百四十斤,而另一个,则是笼统的七十九万近。不过这五百四十斤的偏差,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因为钱粮和丝布入库运输入库的过程中,还会产生损耗,因此,理论上而言,无论是户部核算出来的数目,还是方继藩核算出来的数目,其实都没有错。

    弘治皇帝手臂竟有点瑟瑟在颤抖。

    那个家伙……还真是文曲星下凡不成?

    文曲星这是造了哪辈子孽,下了凡尘,竟是附在这么不靠谱的人身上?

    他眼眸微微眯着,专心致志一个个数字进行对比,越比,越是心惊,因为……几乎每一个数目,几乎都没有太大的才出入。

    等两个簿子俱都翻到了底页,弘治皇帝才一脸恍惚的抬眸,竟好似是做了一场梦一般,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朱厚照,再看了一眼李东阳。

    李东阳已经察觉到了异状,不过他历来沉得住气,心里却还是嘀咕,怎么……莫非这两个簿子……

    不对……

    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他是户部尚书,钱粮核算之事,他再清楚不过了,倘若方继藩一人几日就可以算出,那么,整个户部南北档房数十人,不都成了吃闲饭的吗?

    可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喃喃道:“一般无二……”

    一般无二。

    李东阳如遭雷击。

    他倒不是嫉贤妒能,只是……实在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事。

    朱厚照瞪大眼睛:“一般无二?也就是说,老方没算错?哈哈……父皇,儿臣怎么说来着……儿臣怎么说来着……儿臣早说了父皇昏聩,目不识人,你看,果然没有错,儿臣就知道,老方不会骗儿臣的,哈哈……”

    他张狂大笑,喜悦的过了头。

    弘治皇帝在惊诧之后,反应了过来,看着这张牙舞爪的朱厚照,眉头微微一沉,眼眸里掠过了一抹锋芒。

    这锋芒自朱厚照面前一扫,朱厚照心里一凛,突觉得自己后襟发凉,张狂的脸,竟一下子变得温顺起来,他双腿一软,啪嗒一下跪地:“儿臣万死,父皇圣明,洞察秋毫,有识人之明……”毫不犹豫的认了怂,心里却是得意到了极点,老方为自己争了一口气啊。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又低头扫了一眼案牍上的簿子,深吸了口气:“给李卿家看看?!?br />
    宦官忙是取了簿子,转交给李东阳,李东阳忙是低头去比对,片刻之后,顿时惊诧莫名:“世上竟有这样的奇人,这方继藩……已多智近妖了?!?br />
    多智近妖可不是好词。

    李东阳忙道:“臣的意思是,这方继藩实在不可思议?!?br />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方继藩给户部修了书信,说要传授核算之法?”

    这事,李东阳提过。

    可是……

    李东阳老脸抽了抽,有些瞠目结舌,良久,才苦笑道:“不错,可是……撕了,主簿王文安,觉得可笑,认为这是方继藩……侮辱户部南北档房,谁也没有将此事当真……”

    其实这事儿,李东阳提过,那时候,弘治皇帝当然没有感觉,可现在……弘治皇帝却是猛拍案牍:“怎么能撕了,为何就不细细看一看,真是……不知所谓?!?br />
    可话刚刚出口,弘治皇帝突然觉得怪怪的,见朱厚照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才猛然想到……好像……太子当初送簿子来,自己和那王文安,又有什么分别,只觉得匪夷所思,将其视为胡闹,结果……

    弘治皇帝板起脸,狠狠瞪了朱厚照一眼:“厚照,你去乾宁宫侍奉太皇太后和你的母后?!?br />
    朱厚照想说什么,却还是吞了吞吐沫,乖乖道:“儿臣告退?!?br />
    待朱厚照一走,弘治皇帝朝随侍的宦官使了个眼色,这宦官亦是告退。

    暖阁里,只留下了弘治皇帝和李东阳。

    君臣相顾无言。

    其实二人的内心,都还在震撼。

    方继藩这个小子,真是个妖孽啊。

    良久,远处,竟传来了鞭炮的声音。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让那王文安,再去求核算之法吧,告诉他,求不到,朕不饶他?!?br />
    李东阳心里摇摇头,也只能如此了,这核算之法,实是匪夷所思,让人瞠目结舌,有了如此神奇的计算之法,何止是朝廷,便是地方的钱粮出入,也是事半功倍。

    “臣遵旨?!?br />
    “这……”弘治皇帝又沉默了片刻:“方继藩此人,李卿家怎么看?”

    这是第一次,弘治皇帝郑重其事的询问李东阳对方继藩的看法。

    从前之所以不问,是因为在弘治皇帝心里,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可现在,弘治皇帝显然,再不将方继藩当做孩子对待,而是真正将其当做一个未来的大臣来看待了。

    李东阳双目阖起,沉默了片刻,却又眼眸一张:“此太子剑也?!?br />
    “噢?”弘治皇帝凝视着李东阳。

    李东阳面无表情,徐徐道:“太子年少懵懂,他日克继大统,正需有剑防身。方继藩此人,偶尔虽是胡闹一些,可老臣观他主动向户部修书传授核算之法,可见此子,也是晓得轻重的。此人深不可测……”

    将深不可测四个字,用在了一个少年人身上,其实李东阳也有些无奈,随即又道:“正是一柄利器,若在太子殿下身边,陛下可无忧?!?br />
    竟是如此高的评价。

    弘治皇帝还以为,李东阳势必会对方继藩有所成见。

    倘若是谢迁,可能就认为此子虽有才,可是品格,却难免有所顾虑了。

    而李东阳,虽平时话不多,却往往能口出奇语,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很想知道,李卿家接下来的看法。

    李东阳又继续道:“老臣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剑乃利器,既可伤人,又可伤己?!?br />
    弘治皇帝心下一凛,这可不是好话,对啊,这是一柄锋利的剑,确实可以伤人,用起来也顺手,可是……想想看,一旦此剑锋芒过盛,会不会害到自己呢?

    “而此?!钣幸馑贾Α崩疃裟竟庥挠?,殿中的烛火倒映在他的眼底,他慢悠悠的道:“此剑最有意思之处,就在此剑能伤人,却不会伤己?!苯幼?,他感慨道:“世上的明君和上将军们,都想寻一柄锋利的神兵,以此横扫八荒,可神兵虽是罕见于世,不可多得,却也未必是十全十美,多少人用此等神兵伤了人,最终却又为剑所反噬?!?br />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古往今来的教训,他岂会不知,于是沉吟不语。